当前位置:首页>情感挽回攻略>陷在感情里走不出来怎么办(走不出感情的困惑怎么办)

陷在感情里走不出来怎么办(走不出感情的困惑怎么办)

时间:2022-01-08 14:09:02 来源:www.qingsh.com.cn 

它改变了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

爱情中最幸福的部分莫过于,你和对方可以亲密到仿佛快要变成一个人了。研究表明,随着关系进展,在若干不同方面,情侣之间的心理界限会变得模糊。

每一次深夜里的互诉衷肠,每一次解锁城市新地图的约会,都是伴侣们分享和交换个性、技能和观点的机会。伴侣们的感情越深厚,他们的确会越倾向于从“我们”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什么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我们想要什么,我们的未来会怎样。

这个过程令人激动又满足。然而,逆向体验它,会让人迷失又痛苦。一段感情终结时,你会开始质疑对自己的认知(“我真的热爱运动吗?还是只是为了取悦他?”)。

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艾丽卡斯洛特(Erica Slotter)和同事们的研究表明,这种不确定性会造成心理上的压力。斯洛特和她的团队用六个月的时间跟踪调查了69名大一新生的恋情,每隔两周会询问一次他们的感情状况,以及他们是否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当斯洛特分析在六个月内分手的26名学生的测试结果时,她发现,他们对自我认知的清晰程度在刚刚分手后的测试中骤降。而且,他们的测试分数在后来的几周里持续下降——并且,他们对自我身份的认知越模糊,就越容易表现出抑郁的迹象。

事实上,除了令人心生爱慕,伴侣还能起到闹钟、起搏器和安全毯的作用。无论一段恋情是美好还是糟糕,伴侣都会从生理上和心理上深深受到对方的影响。

因此,分手对双方都是沉重的打击,就像突然禁止每天早晨满眼血丝的咖啡因成瘾者喝咖啡。斯巴拉和哈赞指出,经历分手的成年人表现出很多生理失调的症状,如果我们把婴儿与哺育者分开,他们也会表现出相同的症状:生理性焦虑、睡眠失调、食欲不振等。

令人震惊的是,如果你禁止一个人接触自然光线,进而干扰其昼夜节律,这个人的身上也会出现非常相似的症状。所以,如果你因为分手而难过不已,在午夜辗转难眠,这很可能不只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你的伴侣也许已经成为了你内在生理节律正常运转的条件之一。

这种生理上的紊乱不仅仅是难过而已,还可能会造成健康问题。想到痛苦的分手经历,人们会表现出遭受压力的迹象,比如心跳加速和血压升高。如果让身体长期处于这种高损耗的状态,会对健康造成真正的影响。事实上,离婚后没有再婚的人,英年早逝的风险更高。

感情越忠诚,分手越艰难

一段感情中,忠诚是宝贵的。它驱使伴侣关爱彼此,促使他们原谅对方和牺牲自我,并且提供安全感。忠诚不只是想要和心爱的人黏在一起,而是感觉自己深爱着对方,并且自动将对方放进你对未来的设想中。

婚礼时叫错新娘的名字,可能正是由于和前任在一起时曾对未来做过类似的设想。

然而,忠诚也意味着风险。高度忠诚于彼此的伴侣分手的可能性很低,但一旦分手,这对他们的情绪造成的影响也会相当严重。虽然一段感情的长短和幸福程度并不一定会影响其分手的可怕程度,但如果伴侣对彼此做出明确的承诺,例如同居或计划结婚,他们在分手后对生活的满意度的确会陡然下降。正如放弃你的某些身份是痛苦的,放弃你对未来的计划也是痛苦的。如果你设想你会与某个人共度余生……好吧,分手可能意味着突然被迫放弃很多事:几个出国旅行的方案,若干未来家庭度假的计划,也许甚至包括给想象中的下一代提前取好的名字。这种大规模的心理修正会令人困惑,筋疲力尽,感到难以完成。

我们该如何应对?

允许自己愤怒

分手基本上不会只触发一种情绪。如果是被迫分手,你很可能会伤心不已,因为你失去了你所珍视的东西——但由于分手很少是不可挽回的,你也许还会抱有希望,想知道是否有什么方法能修复你与前任之前的感情裂痕。你也许会因为对令你痛苦的现状毫无掌控而感到沮丧,但也因为明确地知道是谁该为你的痛苦负责而感到愤怒。当然,你也许仍对前任存有爱与渴望。

大多数人一定想尽快从分手造成的任何一种糟糕情绪中走出来。可反直觉的是,实现它的最佳途径也许是拥抱你的愤怒,而不是任由自己继续陷在温情与喜爱的甜蜜痛苦中。

一项试验对年轻人失恋后一个月里的感受进行了密切追踪,研究者发现,每当参与者报告他们对前任产生了极其强烈的爱意后,第二天他们往往会更难过。相反,如果参与者表示他们感受到异常的愤怒,这就意味着随后他们的痛苦与爱意都会降低。这种规律在最终大抵恢复的参与者中表现得尤其明显,研究者推测,情绪起伏可能真的会防止我们被困在痛苦与渴望的死循环里。

想清楚,说出来

面对分手,一个完全合理的反应是尽量避免去想它。大多数人不想重复分手的细节,他们当然也不会愿意跟陌生人讲这些。

但最近我与同事们在亚利桑那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这种听起来让人不太舒服的场景可能真的能使人放松下来。我们招募了210名在过去六个月内与前任分手的年轻人,他们尚未从分手的痛苦中走出来。我们要求其中一半的人来实验室接受轻松的测试:九周里,他们只用来两次,每次花半小时答完一份关于他们的恢复过程的问卷。

我们要求其余参与者为我们腾出远远更多的时间,在同样的九周里,他们会来四次实验室。实验内容也更深入,每次持续一小时或更久,包括访谈和问卷上方的生理指标评估(比如监测心率和血压)。

当我们比较两组最终问卷上的分数时,我们发现,恢复程度被高频监测的参与者,会明确地表现出某种类型的恢复方式: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更为明确的认知。他们更倾向于认同这样的说法:“我重新找回了自我”。在讨论分手时,他们甚至更多地说“我”,而不是“我们”。这种分手后对自我身份的更为明确的认知,也表明他们不再像刚刚分手时感到那么孤独与悲伤了。

关于我们